您现在的位置:广东省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 行业新闻> 正文内容
坝工行业聚焦河流生态保护修复

  2018年5月中央召开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后,坝工行业在继续研究解决传统命题的同时,更加聚焦江河生态问题,要在河流生态保护和修复中发挥更好作用,努力改善江河生态环境质量。

 

  记者日前从中国大坝工程学会主办的“第八届水库大坝新技术推广研讨会”上了解到,目前我国坝工行业的关注点已从创新坝工技术与工艺、关注大坝自身安全性等问题,拓展到承担河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领域。该学会理事长矫勇表示:“维护河流水系的完整性、水体的流动性、水质的良好性、水生生物的多样性、水文化的传承性,是坝工行业义不容辞的责任。”

 

  大坝失事率日渐降低

 

  水电站往往离不开水库大坝雍高水位,水库大坝一般都可离开水电站单独存在。但对于现代技术建立起来的高坝大库,因泄水时能量巨大,往往须具备有效的消能结构,才能保障其安全。水库大坝装有水电机组,不仅能利用巨大的能量,还能解决水库大坝消能的难题。因此,目前的大中型水库,尤其高坝大库,都会建有水电站。

 

  矫勇介绍,纵观国际上100多年以及中国70年的研究,基本上解决了大坝自身的安全性问题。“大坝安全性的提高关键原因是世界上曾经发生的高坝大库溃坝事件,法国的马尔帕塞大坝、意大利的瓦依昂大坝、我国板桥、石漫滩水库等溃坝事故和漫坝事故,使各国政府和坝工界对大坝安全高度重视。”

 

  现代坝工技术的发展使大坝失事率日渐降低,尤其近年来,我国大坝工程技术在世界上由跟跑、并跑进入到领跑阶段,加之汲取了板桥、石漫滩溃坝事故,专门提高了水库大坝防洪标准,实施了大规模的病险水库除险加固,严格落实汛期水库大坝防汛责任制,我国目前已成为世界上溃坝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研究视野需调整

 

  水库大坝的安全性、经济性、社会稳定性等传统命题曾是坝工行业研究的首要问题。然而,随着我国经济由高速度增长转变为高质量发展,坝工行业的研究视野也需要适时调整。

 

  “2018年5月中央召开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后,坝工行业在继续研究解决传统命题的同时,更加聚焦江河生态问题,要在河流生态保护和修复中发挥更好作用,努力改善江河生态环境质量。”矫勇说。

 

  据矫勇介绍,目前我国水环境质量标准中,只包含水体的化学指标,从入河污染物排放的角度,提出了对河流生态保护的要求。“因此坝工行业有人认为,控制排污是政府和排污企业的行为,坝工行业对河流生态系统保护修复关联度不大。但如果把河流生态作为一个完整的系统,从物理、水文、化学、生物等不同角度看待,坝工行业就能够找准自己的位置,在河流生态保护和修复中自觉承担更多责任。”

 

  “第一次水利普查时发现,我国主要江河的河流密度基本是一致的。辽河、黄河、长江、珠江,每万平方公里上流域面积大于100平方公里的河流大致在25到29条之间。”矫勇说,对河流开发利用和保护的力度不同,使河流的现状出现很大差异。“长江中下游的支流,一般由山区河流和平原湖泊组成,但因围垦造田,湖泊面积大幅减少,闸坝林立,江湖联通阻断,山区河流、平原湖泊与长江的关系发生变化,不仅割裂了长江中下游水生态系统的完整性,而且破坏了江河洪水通道和调蓄场所。”

 

  “2016年、2017年长江中下游发生洪水,干流安然无恙,但中下游支流洪水泛滥成灾,内涝严重,与水系完整性的破坏有直接关系。所以,科学管理闸坝,保护河流水系完整性,坝工行业责无旁贷。” 矫勇指出。

 

  尽力保障生态流量

 

  我国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匀,且与生产力布局不相匹配,导致河流生态流量的保障程度在区域间形成很大差别。

 

  矫勇介绍,我国北方多数河流因水资源承载能力不足,水资源过度开发,生态水量赤字严重,河流生态流量基本得不到保障。南方河流水量相对充沛,江河干流因流量大,枯水期有航运流量和水位要求,而且航运流量一般大于枯水期天然流量,生态流量能够保障。“不过,支流水库水电站建设密度大,多年调节水库占比大,加之引水式电站数量多,经济利益与生态效益争水,南方部分江河支流生态流量状况堪忧。”

 

  此外,国家技术标准对生态流量的要求偏低问题不容忽视。据了解,我国对河流生态流量实行“一刀切”标准,即河流多年平均流量的10%或河流90%枯水流量保证率。这一标准在国际上是维持水生态系统不消亡的最低标准。像海河、辽河等北方流域,由于水资源过度开发利用,河流生态流量达到这一标准仍然艰巨任务。但对于南方年降雨1000毫米以上甚至2000毫米以上的地区,这一标准显然不足以体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理念。

 

  因此,生态环境部和国家发改委在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年底前,长江干流和主要支流主要控制断面节点生态流量占多年平均流量比例在15% 左右。“这是落实长江大保护的具体行动,对水库和水电站调度提出了更高的生态要求。保护河流生态系统要尽可能保证河流的生态流量。”矫勇表示。


【字体: 】【打印文章】【关闭窗口
上一篇:华能集团“一带一路”海外版图
下一篇:我国力推小水电 国际标准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