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东省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 行业新闻> 正文内容
赋能金沙江——解码乌东德水电站的综合效益

  摊开金沙江下游地形图,巨大的天然落差,成为孕育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等世界超级水电站的肥沃的生长土壤。

 

  人类的力量让这些梯级电站“握手”,纵横联合,形成一张巨大的“西电东送网”,打造出世界最大清洁能源走廊。

 

  三峡集团投资建设的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地跨云南昆明市禄劝县和四川省凉山州会东县,是我国“西电东送”战略中的骨干电源。

 

  2020年6月29日,乌东德水电站首批机组成功并网发电。从静默的混凝土建筑物,到电能涌动的“绿色引擎”,乌东德水电站,开始释放出发电、防洪、航运、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等综合效益。

 

  “乌东德水电站的投产发电,对促进我国能源结构优化调整,实现节能减排目标,促进长江经济带建设和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中国三峡建设乌东德工程建设部主任杨宗立说。

 

  发电:绿色电能澎湃“中国动力”

 

  当拥有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广东和炎炎夏日相遇,在制冷负荷的拉动下,这片岭南热土的用电高峰如期而至。

 

  据新华社报道,2020年5月6日,广东电力统调负荷突破1亿千瓦,比去年提前9天,同期增长24.48%。

 

  电力部门的神经,在逐渐攀升的电力负荷下越发紧张。去年夏天,因负荷较高,广东部分地区用电受到影响,只能执行错峰用电;今年,他们需进一步保证电力供应,满足社会用电需求。

 

  错峰用电背后,是经济发展与能源分布不均衡的矛盾。

 

  我国80%以上的能源资源,分布在经济相对欠发达的西部和北部,这决定了我国能源资源配置的基本格局,是“北煤南运”和“西电东送”。

 

  金沙江,河谷深切,径流量大。得天独厚的条件,让这个“水资源宝库”成为我国“西电东送”的重要能源基地。

 

  乌东德水电站,镶嵌在金沙江上的一颗“水电明珠”,装机规模1020万千瓦,多年平均发电量389.1亿千瓦时。建成后,清洁水电将送往南方电网,助力粤港澳大湾区等地方建设,是我国“西电东送”能源战略中的骨干电源点。

 

  389.1亿千瓦时,意味着什么?

 

  数据显示,2019年,广州全社会用电量约为1005亿千瓦时。据此推算,乌东德水电站年发电量,可满足广州近5个月的用电需求,进一步缓解能源供需矛盾,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澎湃动力。

 

  “西电东送”骨干电源点,又将发挥哪些作用?

 

  数据显示,2019年,广东全年消纳西电2022亿千瓦时,其中西部清洁水电约1620亿千瓦时,占比80%,支撑作用明显。

 

  在金沙江水电基地中,乌东德水电站,是为数不多被冠以“世界级”称号的电站。这一清洁水电,将成为西电东送的重要电力支撑,在以化石能源为主的能源结构下,可进一步提高电力系统中的水电比重,促进全国能源结构优化调整,保障能源安全。

 

  算得清的是“经济账”,看得见的是“生态账”。

 

  据测算,乌东德水电站生产的绿色电能,将替代大量化石燃料,每年节约标准煤1220万吨,分别减少温室气体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排放3050万吨和10.4万吨,相当于种植8.5万公顷的阔叶林,有利于实现节能减排目标,为美丽中国再添动人绿色。

 

  防洪:为长江中下游打好“辅助”

 

  从坝基开挖,到双曲拱坝崛起;从导流洞引水入下游,到巍峨大坝拦腰截住水流……经过一千多个日夜的鏖战,2020年1月,乌东德水电站迈入蓄水阶段。

 

  高峡出平湖时,一个控制流域面积约40万平方公里,约占金沙江流域面积86%的水库,也在金沙江下游形成。

 

  属于乌东德水电站的“防洪通道”已经开启。

 

  1998年,长江流域发生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水,夺走了数千条生命和数千万亩耕地,让长江母亲河,尤其是长江中下游地区千疮百孔。

 

  可怕的洪水,到底来自哪里?

 

  相关研究认为,地处亚热带季风区的长江,暴雨活动频繁,流域内易发生洪灾;而位于长江上游的金沙江,汛期洪水量约占宜昌以上洪水总量的30%,是长江中下游洪水的另一个主要来源。

 

  在兴建以防洪为主的三峡工程之外,饱受水患滋扰的国人再次追根溯源,于金沙江上找到了突破口。

 

  国务院2008年批复的《长江流域防洪规划》提出,应进一步在长江上游干支流建库,联合三峡水库对长江中下游防洪,提高该地区防洪标准。

 

  乌东德水电站,预留防洪库容24.4亿立方米,相当于170多个西湖的容量,具备有效拦蓄金沙江洪水的条件,是长江流域防洪体系的组成部分。

 

  汛期,乌东德水库拦蓄金沙江洪水,可减少进入三峡水库的水量,配合三峡水库运用,可进一步提高荆江河段防洪标准,削减长江中下游成灾洪量;同时,配合金沙江下游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水库,将进一步提高川江河段宜宾、泸州、重庆等区域的防洪能力。

 

  航运:于新时代下“巧渡金沙江”

 

  “龙街渡、皎平渡、洪门渡,一日渡过。”240公里,来回十小时左右,一路畅通无阻……乌东德工程建设部刘科,在朋友圈里记录下一段特殊的巡库经历。

 

  85年前,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中央红军也曾在毛泽东同志率领下,抢占龙街渡、皎平渡、洪门渡,以期北渡金沙江。

 

  但最后,三处行动只有一处成功——不仅后有追兵,前方也有险境。因为江水湍急,渡江用的木板根本无法架到对岸,用骡子拉着铁丝过河,游到一半,又转个圈儿回来了。金沙水拍云崖暖,红军巧渡何传奇。

 

  金沙江下游,河道狭窄,险滩众多。总长768公里的攀枝花至宜宾河道,目前只有宜宾至新市镇间的108公里河道通航,仅占金沙江下游河段长度的14%。

 

  纵横四千里,浮沉亿万年。金沙江“脾气”不减,人们沿江而居,却不愿靠江出行。

 

  乌东德水库蓄水后,库区江面开阔,水流平缓,高峡平湖给当地航运带来利好改变。资料显示,当乌东德水库蓄水至高程975米的正常蓄水位时,将形成长约200公里的回水区域,其中常年回水区153公里,淹没各类碍航滩险约50处。

 

  回水区的形成,将使乌东德库区干流,以及支流部分河道水深增加、流速减小,为发展库区航运创造条件,满足库区人民生产生活需要,促进库区周边经济社会发展。

 

  惠民:做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引擎”

 

  2019年春节,一张火红的“福”字,在乌东德库区移民杨安荣家的新房大门上贴了许久,都不曾撕掉。

 

  “舍不得。”杨安荣说,这是他搬进移民新房后,贴的第一个春节“福”。

 

  头几十年,他和家人生活在一个落后村寨里。“一袋化肥,从距离最近的集镇运回来,运费比成本还贵。”杨安荣说,信息闭塞,交通落后,就像紧箍咒,制约着当地经济社会发展。

 

  2019年,他和赵洪申等同村村民搬入了乌东德水电站会东县姜州镇姜州村移民安置点。

 

  新房整齐靓丽,国道穿镇而过,距离县城仅20多公里……赵洪申对搬迁后的生活很满意。他打算在新分配的土地上种植经济作物,“和在原村相比,这一项产值就能增收2万余元,同时还能通过二三产业致富。”

 

  乌东德水电站带来的发展“红利”,惠及到的不止库区移民。

 

  西南省份,人均GDP约为全国平均水平的2/3,是中国欠发达地区。乌东德水电站的建成投产,可将西部水电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对于长江经济带建设、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具有重大意义。

 

  据统计,乌东德水电站建设期间,平均每年增加就业人数约7万人;机组全部投产后,每年可贡献工业增加值约119亿元,使地方财政收入增加13.5亿元;持有电站部分股份的川滇两省,每年还可分享稳定收益,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提供财力支持。

 

  此外,在电站建设过程中,三峡集团为库区投资建设了部分综合运输网络。禄劝县委书记焦林表示,借助乌东德水电站带来的交通“红利”,该县将大力发展文化旅游、现代物流、金融服务等产业,以大项目带动大发展。

 

  距离乌东德水电站机组全部投产,还有一年光景。眼下的金沙江,一线碧水穿大坝,看似安静的它,将在未来释放磅礴力量,让条条“银线”穿城而过,让库区百姓发家致富。


【字体: 】【打印文章】【关闭窗口
上一篇:水利部科学调度应对长江2020年第1号洪水
下一篇:梦圆乌东德——回顾乌东德水电站成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