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东省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 行业新闻> 正文内容
被弃的不只是水电

  “‘十二五’以来,四川累计外送电量超过5000亿千瓦时,但弃水电量也高达450亿千瓦时,如不再新增外送通道,预计到2020年四川年水电富余将超过500亿千瓦时。”

 

  “截至2016年,四川省作为重要的清洁能源基地,水电装机居全国第一,外送电量不断增加。但同时,由于水电大规模集中投产、用电增速放缓,电力外送需求日益增长,四川省弃水问题日益严重。”

 

  6月中旬,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组成的调研组一行到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调研西南水电开发及外送情况,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总经理石玉东向调研组汇报了以上情况。

 

  大量水电白白浪费掉,这还只是当前我国电力行业所处困境的“冰山一角”。统计显示,2016年全国清洁能源“弃水”“弃风”“弃光”已超过同年三峡电站的发电量;同时,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也跌至1964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随着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电力供应正步入持续宽松的新阶段,一些地方间壁垒重重、各能源品种互相“碾压”利用率降低等问题凸显。电力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亟须进一步发力。

 

  缘起输电通道不通

 

  从“十二五”起四川的水电产能集中投产,增速就远远超过本地用电需求的增长。在这种情况下,水电外送能力不足,加上中东部地区接纳外来水电意愿减弱,令四川的“弃水”矛盾日趋严峻,2012年起四川已连续五年“弃水”。

 

  制约水电外送能力的无外乎特高压输电工程建设。据记者调查了解,雅安—武汉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已于2014年进行两轮评估,却迟迟不见开工。

 

  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的雅砻江,中游有两河口与杨房沟两座水电站在建,均预计于2021年实现首台机组投产发电。然而,与中游电站相匹配的外送通道仍未最终敲定,导致电网项目和电源建设出现脱节。

 

  “在中国,建设电站和送出工程核准并不同步,按照国家基本建设程序,电网企业只有在电站核准后才能启动送出工程可研、核准及建设,导致电站送出工程投产进度严重滞后于电站建设。”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新能源研究所所长李琼慧说。

 

  特高压输电工程在我国能源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西南大学资源环境学院院长谢德体也曾在两会期间表示:“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特高压和高铁两大重要基础产业的关键技术能够引领世界绝非偶然。特高压已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通过特高压将新能源送往缺电省份,对于优化全国能源布局和防治大气污染具有重要作用。”

 

  他表示,希望国家电网公司加快推进特高压电网发展,加大创新力度,协调、引领相关技术和装备领域共同发展,高起点、高标准、高质量地开展规划建设。

 

  被弃的不只水电

 

  另一方面,消纳地的消极配合也是阻碍水电落地的原因。国网公司已为雅砻江中游水电项目规划了一条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以下简称为“雅中直流”),拟直接送电至某中部省份。据了解,落点省份就“雅中直流”专门行文国家能源局,表示不愿意接纳。

 

  水电作为清洁能源理应通过“西电东送”,放到全国范围来优化配置。然而,“西电东送”省际协调的难度越来越大。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分析说,原因在于在电力供给已经趋于宽松的情况下,一些中东部省份发展火电的热情却不减。

 

  据了解,目前多数负荷需求高的省份电力消纳都以省内为主,省内不够时,才向外要电。地方政府首先保证的是本省火电消纳,并没有积极性消纳外省清洁电。

 

 “现状是各地的火电发电小时数也有明显下降,说明有些地方火电都用不完。而当地的电力公司和政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政府出于各种考虑,比如投资回报、就业等问题,在接受西部送来的水电时肯定会有很大的阻力。”姜克隽告诉记者。

 

  目前,我国电力总体过剩,不光是弃风、弃电、弃水,正常发电量在5500小时的燃煤电站,发电小时数也普遍降到了4000小时以下,可见电力总体过剩普遍存在。

 

  同样作为清洁能源的核电也未能幸免,大连瓦房店红沿河核电站,最佳发电小时数在7500小时以上,现在该核电站只获得6000多的发电小时数配额。“不光是三弃,所有的发电都在弃,这是总体形势,我们必须要正视这个问题。”姜克隽说。

 

  李琼慧也向记者表示:“在电力需求增长放缓的情况下,包括新能源在内的各类电源装机仍保持较快增长,新增的用电市场已无法支撑新能源等各类电源增长。”

 

  电力资源配置市场须建立

 

  如何避免电力消纳过程中“你给的我不需要”的状况出现?将电力有效调剂到电量需求较大的省份?政府规划建设之外,还需要形成跨省份区域性或者全国性的电力资源配置市场。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正在尝试这一做法。近日,该中心发布了《南方区域跨区跨省月度电力交易规则(试行)》(以下简称《交易规则》),将应用于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和海南五省区的跨省区电力交易。

 

  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分析表示,《交易规则》的发布和实施,将为探索区域电力交易机制和区域市场建设,发挥重要的作用。交易规则立足于当前跨省跨区交易以政府计划为主的现实基础,又为探索市场机制明确了方向。

 

  记者从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官网获悉,截至2017年6月15日,南方电网云南公司西电东送电量累计突破6000亿千瓦时,其中大部分为清洁水电,相当于节约标煤1.86亿吨。云南电网公司正依托南方电网大平台,积极提升清洁能源利用率,不断实现东西部资源的优化配置、互利共赢。

 

  “十三五”期间规划新增“西电东送”输电能力1.3亿千瓦的目标,几乎在“十二五”末的规模上增加了一倍。为了达到这一目标,西电东送的解决路径正在受到各方关注。

 

  “总体来看,全国可再生能源使用比例每年都在增加,‘十三五’期间对西电东送的规划实现应该没有问题,在两三年的时间里,燃煤电站一定会有所调整。”姜克隽说,输电通道建设过程中也将重点考虑资源富集地区的送出与受端的电源结构和调峰能力,合理确定受电比重和受电结构。


【字体: 】【打印文章】【关闭窗口
上一篇:广东刷新中国内地省级电网最高负荷 已达1…
下一篇:上马相迪A水电站顺利通过工程完工验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