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东省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 行业新闻> 正文内容
开浇100多天后 乌东德大坝究竟“长高”了多少?

  流金七月,金沙江河谷“热浪”汹涌。

 

  入夏两月以来,乌东德水电站工程施工区频受高温袭击,最高日温可达42度。面对高温“劲敌”,已经开浇四月有余的乌东德大坝混凝土浇筑质量如何?大坝“长高”了多少米?对此,笔者深入施工一线,展开了调查。

 

  如果亲临浇筑现场,可以看到,有几种温暖的颜色在基坑内跳动,赋予苍凉的悬崖峭壁一种久违的“心跳”。“黄色”,代表着将混凝土下卸至仓面中的吊罐,以及来回振捣、规范有序的振捣车;“红色”,是葛洲坝集团乌东德施工局的工服颜色,工人们在如雨般的汗水中沉默不语,只有手中的振捣棒在不停发声;“橘色”,是西北监理的颜色,他们悉心检查大坝浇筑的每一环节,尽心诠释着“把关人”的角色;“米白色”,是属于乌东德工程建设部(简称“建设部”)员工的颜色,他们运筹帷幄,指导顶层设计,见证大坝成长。

 

  回想大坝首仓浇筑之日,记者站在试验仓中向下俯瞰,尚能看到裸露的新鲜基岩。如今,向下俯瞰的视野,已经被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坝段遮挡。截至7月底,在15个坝段中,已有5至10号共计6个坝段启动了混凝土浇筑施工,其中,作为首仓进行浇筑的8号坝段上升最快,已由河床建基面高程718米,浇筑至高程758.5米,上升40.5米。

 

  “从备仓、浇筑到间歇期结束,每个坝段的每个仓面平均要花近10天时间,确认没有质量缺陷才能验收通过”,建设部大坝项目部技术人员蒋龙说,“比如卸料,就不允许混凝土下落高度超过1.5米,以防止混凝土骨料分离。如果确实出现这种情况,就必须让工人去分拣粗骨料,挪到富浆区域去及时振捣。”

 

  说到振捣,也是项技术活儿。在浇筑现场,在振捣车较难处理的坝体排水管、模板、预埋件等区域,多名工人手持振捣棒,深浅不一地将那些还在冒气泡的、有突出大骨料的混泥土振捣均匀。“混凝土不显著下沉才能结束振捣。要保证浇筑质量,就不能出现欠振、漏振和过振情况。”一名累得满头大汗的振捣工人告诉记者。

 

  此外,高温天气下控制混凝土温度,成为头等大事。每隔1小时,监理人员就必须采用数字式温度计,对环境温度、卸料后入仓温度和浇筑温度进行监测,所测数据及时上传大坝智能建造系统,系统若分析入仓温度、浇筑温度偏高,监理人员将及时督促施工单位,采取智能通水等措施,有效控制混凝土温度。

 

  “结合大坝智能建造系统的数据分析结果,以及各环节验收情况来看,大坝混凝土生产、运输、浇筑、养护、温控各环节施工质量控制较好,施工过程中无质量和安全事故发生,混凝土浇筑施工质量满足设计技术要求。”西北监理相关负责人说。

 

  按照既定规划,大坝将于2020年6月浇筑到顶。在剩下的35个月、1000多天里,大坝将在建设者们如雨般的汗水中不断“长高”,正所谓“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朝夕不倦,四方联合可筑坝”。


【字体: 】【打印文章】【关闭窗口
上一篇:上马相迪A水电站顺利通过工程完工验收
下一篇:电力建设企业经营情况分析